2019-06-23 07:42:33[更新]

跟著電影游上海 | 這座城市是我取景拍攝的好地方

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,電影節組委會為來自各個國家的電影人推出了“跟著電影游上海”活動。各國電影嘉賓、參賽參展劇組、“一帶一路”電影節聯盟代表,以及電影市場來賓等,參觀了具有紅色記憶、海派精神和江南韻致的城市景點,加深了對上海的了解和認識。一些多次來滬參加電影節的國外影人說:“過去總是匆匆來去,這次總算真正認識了上海,以后會帶著劇組來上海取景拍攝。”


開展“文旅融合”,向全球電影人推薦上海、了解上海,是本屆電影節的一大創新舉措。在市文旅局的支持下,電影節特地設計了3條線路。市內路線分別游覽外灘、豫園、上海中心、新天地、一大會址紀念館;遠郊路線是游覽新場古鎮、南京路步行街、外灘;浦江半日游路線包括豫園游覽以及黃浦江游輪體驗。

當電影節組委會征詢各國來賓參與意見時,馬上得到了熱烈響應。尤其是來自“一帶一路”電影節聯盟成員機構的代表,更是積極報名。昨天,參與“一帶一路”電影周各國影人們,在電影節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游歷了外灘、豫園、新天地和中共一大會址等上海特色地標。

入圍金爵獎劇情片、紀錄片、動畫片的導演、主演、制片等,更想坐在游輪上領略黃浦江兩岸風情。定居在德國的烏拉圭導演卡洛斯說:“2004年我就來上海待了3個月,那時我在上海師范大學教授電影制作課程,因為一直專注于教課,也沒有時間參觀上海。這次電影節的游上海服務,讓我彌補了之前的遺憾。”


今年,德國導演卡洛斯帶著自己的作品《生日》來到上影節,電影講述了一對已婚但分居的夫婦馬蒂亞斯和安娜,雖然感情破裂,卻在一起策劃兒子盧卡斯生日聚會的故事。談到自己的電影時,卡洛斯坦言,在德國制作和出品電影的環境并不太好,預算非常有限,因為各種原因,電影最終耗時六年才完成。“聽到自己的電影入圍金爵獎主競賽單元提名時還是非常激動的,在上影節《生日》發布會當天,就有3、4個中國電影公司來找我洽談電影在中國的發行事宜。還有一位編劇給我看了他的劇本,希望能尋找合拍機會。中國電影市場比我想象中還要大。我想,如果合拍能達成,這座城市一定是我取景拍攝的好地方。”

上海中心大廈是象征上海發展的高樓,也是此次游覽的一個重要景點。卡洛斯在大樓第118層的“上海之巔”觀光廳不禁感慨道:“我很好奇超高層建筑內的中國員工都是如何工作與生活的,他們有什么的體驗。現在我需要構思一個好的劇本,只要有合適的故事,我就會在上海中心大廈拍攝一部和中國有關的電影,用我自己的理解去講述中國的故事。”


入圍金爵獎主競賽單元的劇情片《光影守護者》。是第一部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亮相的哈薩克斯坦電影,也是近年來哈薩克斯坦電影走向國際的代表作。制片人卡納特·托雷與片中主角“泰山叔叔”的扮演者莫卡薩諾夫一起參加了上海游覽活動,后者還是本次金爵獎最佳男演員的有力爭奪者。卡納特·托雷表示,上海是一座非常有內涵的城市,如果能在這里生活一段時間,“我一定會用自己的視角挖掘出很多動人的故事。這次旅游,讓我在上影節的經歷十分美妙。”而年邁的莫卡薩諾夫在參觀豫園的過程中,堅持在每一個角落都拍照留念。談及對上海的印象,他豎起大拇指,連說了三遍:“上海很棒,我很喜歡這里。”


卡納特·托雷還透露,哈薩克斯坦的電影市場很小,去年全國共制作了70部電影,其中80%都是小成本電影。來到上海才知道,上海一個城市的銀幕數就比整個哈薩克斯坦還要多,“作為制片人,上海國際電影節是一個尋找資金與合作的好平臺。如果有機會,我會與中國同行合拍電影,或者來上海取景,我想我的這個答案是肯定的。”

愛沙尼亞導演雅諾·波德瑪此次帶著《露特尋龍記》參與金爵獎最佳動畫片的角逐。這是這位老人第一次來到中國,短短十余天的行程,他已經來外灘三次了。有一次他在外灘獨自出行時迷路,不會中文的他得到了本地人熱情的幫助,最終成功找到回酒店的方向。跟在旅游團中,他說,“我覺得這座城市非常有趣,人也十分友善,就算有的人不會說英語,也會幫忙找到能說英語的年輕人跟我溝通。在上海的這幾天里,我學會了乘坐觀光巴士和地鐵,可以很方便地去感受當地人的生活和文化。”站在外灘眺望陸家嘴的高樓,上海一半傳統、一半摩登的城市景象也給他帶來了藝術靈感:“現代建筑與歷史傳統的結合,讓這座城市與其他都市相比,顯得非常獨特,很容易激發我們的靈感。”

 

指導單位:國家電影局        主辦單位: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上海市人民政府

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1109號

天津时时彩开奖五星走势图